渐渐把这里当作仅仅放照片的地方了,怎么想都好像有点不对。

本来就是一个笔记本,却发现我用大张的照片来填补了其中的空白。照片后的我,不言不闻。像一个沉浸自己世界的Freak,在不断地向外输出着贫乏。

负责有趣的那部分说,我一点都不开心。负责preserve的那部分说,你需要input了。负责社交的那部分又说,try harder!

也罢,假期很开心,在线下遇到一些在lofter上喜欢的人,日子过得有一些光有一些甜。学期开始,要走进有光又有风的季节了,拍照也好,继续学习也好。

都是个new start啦

2016-02-28

听这首歌想起我以前的养过的两只鸽子。

念四年级,有亲戚来探访带了两只菜鸽过来做伴手礼,妈妈把它们关到阳台的笼子里。就在我房间旁边的阳台,我隔着窗玻璃坐在书桌前就能看到它们。

晚上爸妈都有事情出去,我自己一个人在家。外面下了好大的雨也还有阵阵雷声,笼子里的鸽子都不安得很,咕咕咕地在笼子里弹跳。我走到阳台,蹲下来端详雨里的它们。或许它们是在乡道上的小市场售卖的,毛色很黯淡羽毛也不太齐,印象中雪白的翅膀却是那种脏兮兮的米黄色,本应鲜亮颜色的喙也是没多少血色。总之相当地落魄的样子。 若是个人这样子赴死,应该算是相当狼狈的吧。

总之,原本打算第二天拿它们炖汤的妈妈也觉得,呀,这鸽子也太瘦...

2016-01-18

我又梦到我在高中了。只不过,这次我在高考的前一周退出了,收拾东西那天的窗外,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灿烂颜色。
“其实我和你爸很喜欢很喜欢你高考时的样子。”我妈一边帮我把抽屉的书拿出来一边说,“不过上大学了,也是很好,很好的。”又把脸埋到课桌继续收拾。
这是我第八次梦到,我从大学抽身到高考。
丁香红一次上课的时候说,高考多年以后,还是会因为梦到它而惊醒。没想到这就已经在离开它一年多的我身上发生。
最近。
最近和朋友聊天特别地有趣,当我说出,啊我最近很迷你歌单里的一首歌,叫什么,额。The Moss! 朋友立刻说出那首歌的名字来。形容喜欢的一张在Lofter的照片,朋友又会把照片主的ID说出来。心照,嘻。
圣诞早晨...

2015-12-25

喂喂,你也是蘑菇吗?

点开英式没品笑话的微博评论,可以看到很多很多关于阿卜杜拉穆罕默德,羊和小女孩的story。有人甚至说,只要po主发个句号,大家都会自己过来编段子。

简直像个party一样!我要向天空张开我的双臂准备哈哈哈啦!

像很多关于我的故事一样,最后笑完 又收回我的门牙。

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

记得一天和表妹逛街,在店里听到一首曲风怪异得让人想起便秘的花农的歌,表妹马上很清晰地转头对我说,哎这首歌,应该在你的歌单里的吧!这种听多了可能会患便秘的歌,怎么会,会在我的歌单里呢!我有点结巴,有点怀疑我自己可能真的会对这种歌有一点好感,就像很多人可能觉...

2015-12-02

Talk

(一)

晚上给老妈打电话。说到正在申请的交换生计划,绩点不高的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申请。老妈说,要去就要去努力啊。那就看他们要不要我了咯。我说,不然假期能到外面看看也很好呀。这时老妈语气一沉,到外面玩浪费钱还学不到东西,可以通交换生计划就去,不然就不要去了。Conversation似乎要结束了。

那你干嘛绩点那么低呀。脑中的声音问。似乎是有时候逃了些美术课,跑去剪片子或者是碰上事情心情爆炸,又或者是某个期中的剪贴画作业,又或者是没去献血,又或者是没去敬老院幼儿园···

课程烂透了。喜欢的教授这个月也要退休掉。

像一个游戏,当你干掉一个人,你的邪...

2015-11-07
1 / 8

© SADWEEDS | Powered by LOFTER